在看得見的台北—角落翻轉(上):高密度街區的消極空間活化

台北市區寸土寸金,房價高、租金高、空間小,好像在台北市區擁有一塊空間的代價非常之高。但台北的都市空間,都是有效利用的嗎?

台北其實有許多角落,因為各種原因,並沒有被有效率的使用。這些空間有的是因為一些負面因子例如衛生條件、噪音、空間零碎或夜間的安全疑慮,而少有人使用;有的是因為公共交通的可達性不高,成為城市裡的隱形高地;也有的是因為功能單一,造成使用時段以外皆為閒置狀態,例如商務辦公區、市場等;或是因都市更新、產權複雜、短期養地等原因而擱置的空置地。

從我們舉辦的城市印象工作坊中,我們發現大家對於私領域不足、空間不足的感受,與場所冷清、閒置等印象同時存在,這讓我們思考,或許台北市的都市空間並不是不足,而是未有效利用。因此我們希望透過《角落翻轉》專案,針對台北市區的低活力、不易到達、與負面因子三類消極空間做指認疊合,抓出可利用的空間,並對其提出可能的活化方式,翻轉這些消極的城市角落。本專案屬於《InVisibleCities 在看得見的城市》系列研究的一部分,旨在於拋磚引玉,期待激起更多人對城市創新的投入與想像。

消極空間在哪裡?

首先,我們針對第一類「低活力空間 (Inactive Space)」做空間指認,低活力指的是人們無法使用、極少活動、或非啟用時段的消極空間。由於存在時間變化的因素,我們根據工作日白天與晚上各做了一張市中心區的低活力空間地圖,顏色越藍表示越沒有活力。

IVC_Feb12_to upload.074
圖1. 低活力空間—白天 Inactive Area Morning

除了建設工地、未利用、停車場地等為全天候低活力外,早上的低活力空間(圖1)還包括社區公園與夜市;晚上(圖2)則另外包括了政府機關、辦公區、學校、市場。晚上的地圖我們也加入了路燈的因素,因為我們認為路燈的密度可反映晚上的城市活力,所以在圖面表現上,缺乏路燈的地區也都蓋上了淡藍色。

IVC_Feb12_to upload.075
圖2. 低活力空間—傍晚 Inactive Area Evening

由於各類空間的資料類型不同,有的是點位(points),有的是地塊幾何形(polygon),為了讓圖面更直觀,我們統一轉為點位熱力圖做集中度的視覺化表現,並在各種點位的權重與半徑上花了不少功夫,目的是希望視覺效果貼近實際的空間大小、消極程度。但當中少不了主觀的詮釋,例如早上的社區公園,要比空地消極多少?或公園有大有小、形狀不一,熱點半徑是用面積平方根還是統一數值?夜市是散落於巷弄的,以單點簡化應設定多大半徑?這些都是可以另外探究的。

第二類消極空間是「低可達性 (Low Accessibility)」的空間。我們以公共交通出行可達為主要依據,也就是捷運與YouBike站點的覆蓋率。補充說明,雖然公車亦為大眾常用的交通工具,但因其線型、班次等變因較多,不像捷運或YouBike屬於「任一起點可到另任一終點」,不能單以站點覆蓋率為判斷依據,分析起來會複雜很多,因此這邊暫不納入。下圖3中的綠色區域表示超過捷運站半徑500m,也就是步行來往捷運超過8分鐘的區域,以及YouBike站250m以外,也就是步行需超過4分鐘的區域,我們認為捷運8分鐘內可達,與YouBike4分鐘內可達的步行時間,是比較舒適的距離。圖中綠色越深,表示越難以捷運或YouBike到達。我們可以看到,市中心區中山女中南側的住宅區(朱崙里)、三軍總醫院(龍田里)、台北商業大學東南側的文北里、大安森林西南側的龍安里等,都是比較不易到達的都市隱形高地,而民生社區、萬華等地區則是缺乏捷運,比較需要靠公車或YouBike轉乘捷運等方式抵離

IVC_Feb12_to upload.076
圖3. 低可達性空間 Low Accessibility Area

第三類消極空間是具備較多「負面因子(Negative Factors)」的空間,負面因子包括竊盜與婦幼犯罪熱區、屋齡超過40年以上區域、環境衛生與噪音等。其中環境衛生與噪音通報是台北市公害陳情系統的前兩名,所以我們選擇噪音的舉報位置做比較;而環境衛生沒有明確位置資訊,因此採用了回收站、菜市場、夜市等比較直接對環境有負面衝擊的設施位置來逼近。下圖4是各類負面因子的熱力分布圖,紅色越深代表越多類型的負面條件重疊在一起。

IVC_Feb12_to upload.077
圖4. 負面因子區域 Negative Factors

當我們將三類消極空間疊加後,可以更直觀看出台北市區的消極空間分佈,藍色表示低活力空間,綠色是不易到達空間,紅色是負面因子較多,顏色重疊越深表示該區綜合消極的程度越高,見下圖5。

IVC_Feb12_to upload.078
圖5. 台北市區消極空間疊圖 Passive Area Overlay

然而,顏色越深的區域,就越急需要被改善或改造嗎?並不見得。一個城市各個區域的“消極”與否,除了因為一些負面條件造成外,也很可能與該區域的「功能」有關,例如產業園區、行政特區等,本就不會也不需要全天候充滿活力。

一個城市並不需要無時無刻、四處各地都充滿活力。而我們需要關注的,應該是消極程度高、人口密度也高的地區。因為這代表著該區有更多人對都市空間有所需求。

passive_overlay-small
圖6. 台北市區消極空間與里人口密度 Passive Area Overlay & Population Density
IVC_Feb12_to upload.083
圖7. 台北市區高人口密度里的消極空間分佈 Passive Area in High Density Neighborhoods

我們以台北市各個里的人口密度資料為基礎,將密度高於中位數(3萬人/平方公里)的里做一輪篩選。圖7是人口密度高於中位數的里,除了代表不同消極空間類型的顏色疊加外,也在圖面上依照人口密度做灰度疊加(color overlay),使密度越高的里整體顏色也越深,得到更直觀的分析圖7。

我們綜合多個考量—密度高、消極程度高、消極類型不同、較多可利用空間等條件,挑選了四個較有代表性的里:保德里、龍淵里、三民里、與新聚里來做示範。圖8是四個里個別的消極地圖與街區功能比例分析,在地圖中,淺綠色的是公園綠地,空白的地塊則是空置地。龍淵里以居住為主,有較大面積的空置地,高齡化比例較高,達到18%;新聚里里住商混合與商業為主,青年人口比較較高;三民里最主要消極成因是可達性低,街區主要為住商與居住功能,擁有最大比例的開放空間;保德里是四個里中最純粹的居住區,消極程度也高,有多個零星空置地與綠地。

IVC_Feb12_to upload.084
圖8. 龍淵、新劇、三民、保德里街區特徵 Neighborhood Profiles

消極空間的再利用?

這些里的低活力、難到達、負面環境條件應該如何翻轉呢?除了從問題的根源如增加公共交通配套、改善環境整治著手之外,街區當中的空置地 (註1)、閒置房舍、綠地公園等空間資源,也可能透過賦予其新的功能,成為扭轉街區生活品質的觸媒。而這些空間實際的樣貌如何?有沒有條件加以利用呢?

我們以空置地為例,下圖9-12是透過Google街景看四個里較具特色的空地,現況多半成為社區消極的停車空間,較為畸零的空間如三民里狹長的防火巷空間,雖明顯經過整理,但無實際使用功能。

IVC_Feb12_to upload.085
圖9. 龍淵里其中一空置地現況  Vacant Parcel in Longyuan Li
IVC_Feb12_to upload.086
圖10. 新聚里其中一空置地現況 Vacant Parcel in Shinju Li
IVC_Feb12_to upload.087
圖11. 三民里其中一空置地現況 Vacant Parcel in Sanmin Li
IVC_Feb12_to upload.088
圖12. 保德里其中一空置地現況 Vacant Parcel in Baode Li

這些空間可以做哪些功能呢?在我們走訪台北街頭的時候,發現一些社區已有了具創意也很有成效的活化方式。例如師大夜市附近古風里的「古風小白屋」(圖13),即是利用空置房社改造鄰里居民自助維修的工作站,平時也可做為社區教室,提供手工藝作坊與節慶聚會。同樣在古風里,我們也在一個轉角綠地發現了社區自發經營的 “香草公園”,提供居民自由摘取花草、共同維護,成為社區共有的一片小天地(圖14);另外,台北市政府已推行的高齡人共餐據點(圖15)也可以利用這些社區空地或空置進行,促進社區鄰里交流;或是在開放空間舉行戶外圖書館、二手交換市場等臨時或定期的社區活動(圖16、17)。

IVC_Feb12_to upload-temp.001
圖13. 空間活化案例—社區工作室 (攝於台北古風里)
OLYMPUS DIGITAL CAMERA
圖14. 空間活化案例—社區共享花園 (攝於台北古風里)
IVC_Feb12_to upload-temp.002
圖15. 空間活化案例—高齡共餐據點  (照片由廣恩老人養護中心提供)
IVC_Feb12_to upload-temp.003
圖16. 空間活化案例—戶外圖書館  (圖片取於網路)
IVC_Feb12_to upload-temp.004
圖17. 空間活化案例—二手市集  (圖片取於網路)

由於人口密度高的里,都是以住宅或住商混合為主要功能,消極空間再利用的基調,自然以服務社區居民為主,偏重社區營造與服務。然而你可能在想,靜態人口密度並不一定代表人們的活動密度啊?沒錯,城市是動態的,人也會移動。就算人口密度忠實反映了居住密度,但白天的上班時段呢?人都在哪些地區?那些區域又有哪些值得提昇改善的消極空間呢?因此,我們要繼續以動態的台北市通勤人流做探討,詳見下篇

*註1: 於國土測繪中心開放WMS服務之國土利用調查圖標示為 “空置地”

 

 

數據來源:

4 thoughts on “在看得見的台北—角落翻轉(上):高密度街區的消極空間活化

Add yours

  1. 你好,我是一名高中生,因為在搜尋小論文的材料而流覽了這個網站,是否可以請問您是用什麼方式製作分佈圖的?(軟體、設備…)

    按讚數

    1. Hi Kay你好! 我們主要是用一個開源免費的地理圖資處理軟體 QGIS做的。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可以去下載來玩玩看,網路上也有很多中文的教學喔。

      按讚數

  2. 你好,我是建築系大4的學生,看了你們的網站,跟我最近做的畢業設計議題有點雷同,不知道可否使用你們的圖呢 ?

    按讚數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.com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